秘史

夫妻易位少年弄玄虚,甥舅联婚嗣君消艳福(下)

字号+ 作者:鲜娱世界 来源:赢家财富 2019-09-11 我要评论

  赢家娱乐网讯 那时正是惠帝四年元月,惠帝年已弱冠,所聘的皇后,不是别人,却是惠帝嫡亲甥女,胞姊鲁元公主的千金。鲁元公主虽比惠帝大了数岁,可是这位千金,却比惠帝小着一半,新娘芳龄仅仅十有一岁。以十一岁的小姑娘,来主中宫,已属大大奇事;还要甥舅配为夫妇,更是乱伦;无奈吕太后立意要做此事,谁人敢来多嘴。惠帝本是懦弱,也不敢反对母后的主张。那天已届惠帝册立皇后喜期,新房做在未央宫中,一切大典,自然异常富丽堂皇。只是新郎已经成人,新娘尚是幼女,交拜的时候,旁人看了这位新娘,与新郎并立一起,他的身材仅及新郎的肩上。如此的一个小姑娘,行此大礼,宛似一个冬瓜,在红毡上面,滚动而已。竟有人笑得腹痛,不过不敢出声,怕惹祸祟,反去向吕太后凑趣道:“一对璧人,又是至亲,将来伉俪情深,可以预l,都是太后的福气。”吕太后听了,当然万分高兴。这天晚上,乃是合卺之期。惠帝睡到龙凤帐内,一把将那位新娘皇后,娇小玲珑的身体,抱入怀中,觉得玉软香柔,又是一番风味。谁知那位皇后,年纪虽轻,已知人事,一任惠帝倒凤颠鸾,成了百年好合之礼。这也是天生异人,仿佛老天特地制造出一位早开花的奇树,真正好算一件奇文。

  次日,新郎新娘,去谒吕太后的时候,由未央宫到长乐宫,也有几里的路程,于是同坐御辇,数百名宫娥彩女,簇拥着慢慢行去。岂知皇后身材,究竟太小,不知何时跌出路旁,惠帝竟未觉着,蓦然看见并坐之人,失其所在,不禁一吓。正在命把御辇停下,口称皇后失踪的当口,忽见一群宫娥彩女,笑嬉嬉的,已将皇后抱着送进辇中来了。皇后经此一跌,便去紧紧偎着惠帝怀内。惠帝也把他牢牢搿住,总算到了长乐宫中,并未第二次跌出。这件笑史,却非不佞杜撰,渊博君子,自然知道。不过不佞写得不甚庄重,略有轻侮皇后之意罢了。

夫妻易位少年弄玄虚,甥舅联婚嗣君消艳福(下)

  及至吕太后见了这一对新儿新妇,高兴得摩挲老眼,尽管抱着新娘不放。一时天良顿现,便笑对新娘说道:“汝从此以后,切莫称我为外祖母了。汝的辈份,现已提高一辈,见我的时候呢,自然以婆媳称呼,不必因为称我婆婆,防汝母亲与我同辈不便,只要各归各的称呼就是。”皇后奉命,坐了一会,方始回宫。

  谁知皇后,一天看见嫦娥在与惠帝调情,同时又见一个男扮女装的闳孺,夹在里面混闹,居然把一个小小醋瓶,打得粉碎,且向惠帝哭闹道:“臣妾年纪虽小,明明是位正宫。今陛下令此等无耻男女,混在深宫,是否有意蔑视臣妾!”惠帝只得好言相劝,又命闳孺夫妇,跪向皇后告饶。不知闳孺夫妇,究有如何手段,不多几时,这位小皇后,非但不以恶声相加,且令长在宫中伴驾。太后方面,他会代为遮瞒。惠帝喜出望外,索性和皇后说明,太后宫中,还有两个宫女:一名胭脂,一名翡翠,均与自己有过关系,要请皇后成全他们。皇后一口答应,去向太后讨来。太后只要儿子不来干涉他的私事,一两个宫人,算得甚么,于是准了皇后之奏,册立为妃。惠帝有此数人相伴,朝朝寒食,夜夜元宵,大乐特乐,便把身子糟蹋得不成模样了。吕太后只知自己行乐,情愿少见儿子之面。偶尔前来朝见,匆匆数语,也看不出儿子得了弱症。吕氏一生的罪恶,单是这桩事情,已经无面目见他刘氏祖宗。这且不说。

  有一天,惠帝命将未央宫与长乐富的中间,由武库南面,筑一复道,以便他去朝见太后的时候,毋须经过市巷。一则銮跸出入,往往断绝交通,使民间不便;二则胆小,生怕路上或有刺客,那还了得。这个主意,皇后已经反对,因为皇后仰体外祖母而兼婆婆的心理,自然不愿皇帝常至长乐宫中,搅扰太后的闲情逸致。无奈拗不过皇帝,便去运动帝傅叔孙通出面谏阻。    叔孙通也是一位善于拍马的人物,一口应允,真的趋至未央宫中,谏惠帝道:“陛下新筑的复道,正当高皇帝衣冠出游的要路,奈何将它截断,渎慢祖宗,未免有失孝思!”惠帝听了,果然大惊失色,道:“朕一时失却检点,致有此误。”叔孙通道:“陛下既知有误,何不即命停工呢!”惠帝道:“朕素来无所举动,偶筑小小复道,便要取消,朕亦不愿。可在渭北地方,另建原庙,高皇帝衣冠出游渭北,省得每月到此,且多建宗庙,也是人子应为之事。”叔孙通的谏奏,本非此意,不过想借这个大题,阻止惠帝筑道的意思。今见阻止不住,自然还要再谏。惠帝又道:“高皇帝的陵寝,本在渭北,陵外有园,所有高皇帝留下的衣冠法物,并皆收藏一室,按月取出衣冠,出游一次,不必定经朕所筑的复道。朕意已决,师傅毋庸多言!”叔孙通碰了一鼻子灰,只得扫兴退下。

  皇后密告太后,太后也无法阻止,只得比较的留心一点,省得露出马脚。这样一来,无非宫娥彩女,多此忙碌。

夫妻易位少年弄玄虚,甥舅联婚嗣君消艳福(下)

  谁知宫娥彩女,愈加小心,宫中愈出灾异,总计自惠帝春天起至秋天止,宫内失火三次。第一次是长乐宫中的鸿台;第二次是织室;第三次是未央宫中凌室,这还是宫内的火灾。后来外地也跟着闹出别样怪象。

  外地又是甚么怪象呢?宜阳地方,一天忽然雨起血来,腥秽无比;十月里响起大雷,长雨不止,人民损失不赀;近都地方,冬天桃李生华,枣树结实。有人说,这都是阴盛阳衰的不祥之兆。老天虽是警告吕太后,无如吕太后毫不在意。还有那班贪图禄位的臣子,反说这些事情,都是祥瑞,国运方兴的表示。又过一年,曹参一病身亡,予谥日懿,其子曹密袭爵平阳侯。

  吕太后不忘高皇帝遗嘱,拟用王陵、陈平为相。一混半年,至惠帝六年,始任王、陈二人。但将相国名义废去,添设左右两个丞相:王陵为右,陈平为左。又任周勃为太尉,国家幸而无事。又过数月,留侯张良,在府病终。张良本来多病,又见高皇帝、吕太后次第屠杀功臣,生怕轮到自己头上,借学仙为名,深居简出,不谈国事。及至高皇帝归天,吕太后念其从前力保太子之功,每每将他召进宫中,强令酒食,并且劝他道:“人生在世,无非白驹过隙,乐得要吃便吃,要穿便穿,何必自寻苦恼。”张良却情不过,只好稍稍饮食。谁知辟谷之人,若再重食,就有大害。张良之死,也可以说是吕太后栽培他的。张良既殁,吕太后赠以厚资,并谥为“文成”。张良曾随高皇帝至谷城,无意中得着一块黄石,认作圮上老人的化身,生时敬礼有加,设位供奉,临死时候,留下遗嘱,命将黄石伴葬墓中。长子名叫不疑,照例袭爵,次子名叫辟疆,年仅十四,吕太后酬功起见,授官侍中。张良死不多时,舞阳侯樊哙,也继张良到阴间去事高皇帝去了。樊哙是吕太后的妹夫,又是高皇帝微时侣伴,自然更要优予凶典,加谥为“武”。其子樊伉袭封。

  吕太后姊妹情深,常召吕佚入宫与宴。那时吕侠的情人,因事已把醉樱桃杀死,不久自己也吐血而亡。吕佚影只形单,又相与上一个士人,名叫徐衍的,躲在家中快乐,不愿常进宫去。吕太后恶他不识抬举,以后便不甚召他了。

  那时外边忽然起了一个谣言,说是审食其亦与吕侠有染。吕太后闻知此语,即将食其的衣服褫尽,恨他无情无义,也要治他人彘的刑法。食其是眼见戚夫人身受其痛的,自然吓得心胆俱碎,叩头如捣蒜地道:“太后不可轻信谣言,臣早罚过血咒,若有二心,应死铁椎之下。臣既陪伴太后有年,断乎不敢再作非礼之事。”吕太后本是吓吓他的,假怒一场,自然了事。不过对于他的妹子吕夫,从此不准他进宫去了。

  吕夫情人徐衍,就是惠帝妃子翡翠之兄。他因为与翡翠不睦,情愿放弃国舅的位份。惠帝屡召不至,只得罢休。一天,惠帝聚集翡翠、,胭脂、闳孺、嫦娥等人,陪同皇后设宴取乐,无端闹出一桩风流案子,倒也要算奇文。正是:深宫不少稀奇事,秘洞原多古怪妖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关文章
  • 贵州一村庄神秘药方可控制胎儿性别

    贵州一村庄神秘药方可控制胎儿性别

  • 巨鼠入侵美国佛罗里达州 体重达4公斤

    巨鼠入侵美国佛罗里达州 体重达4公斤

  • 40米深豪华泳池世界之最

    40米深豪华泳池世界之最

  • 美国一只小猫能准确预测人死亡 提供临终陪伴

    美国一只小猫能准确预测人死亡 提供临终陪伴